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专栏 > 正文

韩国“N号房”:26万性剥削者,加密货币遮蔽下的犯罪!

作者: 无名 2020-03-29 10:57:18 192 0

近日,在多次经历过美国股债双杀,多次熔断的爆闻之下,韩国又爆出一则令人震惊的性剥削案件丑闻:“韩国N号房”。其热度几乎一度盖过比特币暴涨事件。

【世链财经原创】

“N号房”的名称来源于Telegram中多个聊天室,它们依次被称作“1号房”、“2号房”…到“8号房”;更细分的还有熟人情报房、熟人凌辱房、女教师房、女警房、女护士房、幼女房…等等,而像“N号房”、“博士房”这样的房间共有60多个。里面传播的内容包括女性吞排泄物、被性侵、乱伦、在体内被放置活虫等。

犯罪传播平台Telegram,以保护隐私著称,可实现端到端的加密,同时也有着类似于Snapchat那样阅后即焚功能,而且密钥使用了 100 次以上或使用了一周以上之后,系统会定期更改加密密钥,旧的密码会被毁掉…以上这些优势使其海外服务器完美地避开了韩国国内的安全审查。毫无疑问,Telegram成为了此次性侵事件的温床。

据悉,“N号房”被害女性高达70多位,其中包括十几位女艺人、16位未成年人,最小的年仅11岁,甚至还有婴幼儿。其所涉及的加害者高达几十万的注册用户,而其中的会员数量多达26万多。

一时之间,Telegram几乎成了所有虚幻的代名词:区块链、违法犯罪、自由主义、隐私保护、加密货币…

究竟这一场性剥削是如何疯狂牟利,又是如何控制被害者的?

从外媒的调查结果来看,本次的案件主犯赵主彬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,避开搜查,特地使用了「加密货币混币器」,通过Telegram和加密货币这两种“盾牌”,并只对希望进入高额聊天室的会员进行一对一的秘密聊天,再将自己的加密货币钱包地址告诉会员,因此,在博士房里真正知道其加密货币钱包地址的会员并不多。

在加密货币种类中,赵主彬主要通过比特币、门罗币XMR进行交易来掩盖其踪迹。另外,其拥有加密货币钱包513个,收到了超过8800枚ETH,目前价值约120万美元。在“博士房”公开的个人加密货币钱包地址账户共有3个,其中一个账户中金额高达32亿韩元(约1839万元人民币)。

令人愤怒的是,其以XMR交易的加密货币与其他普通的加密货币有所不同,那就是用XMR支付的金额,几乎不可能被第三方追踪到,除非找到存储数字资产的钱包以及私钥。这就意味着,只要当事人否认不说,谁都无可奈何。

据悉,godgod及赵主彬对女性的控制主要都是以网络诈骗进行欺骗,如冒充警察发消息:“发现你的照片正在被当做A片转发”。毫无防备的女性就点开消息,黑客就利用此点进行信息盗取;或在网上发布高薪模特的兼职,通过添加对方社交账号,以简历为由掌握身份证、个人照、住址、联系方式及家人信息等…接着恐吓威胁女性进行拍摄影片,如威胁对方声称要把她自慰视频和性奴合同发给她父亲,并公开到社交网络。“我以前说过,如果不听话,就毁了你的生活,”、“别以为你逃得掉。”、“我还会给你们家里寄点什么去。一辈子都活在这种恐惧中吧。”

就这样,拍摄尺度一步一步被放大,有的被要求在身上刻下“奴隶”“博士”等字体,有的被指示学“狗吠”、吃粪便…

整个过程都是通过Telegram一对一私密进行,消息阅后即焚,随后故技重施,从隐私信息开始、暴露照、按照要求拍摄的影像、直至线下遭受陌生人的强暴和虐待…

在“N号房”里,女性不配称为人,而是以“荡妇”、“宠物”、“奴隶”、“XX狗”、“来月经的东西”指代。

在“N号房”里,“一起强奸吧”是“N号房”是27万用户之间的普通问候语;“自己的犯罪证据”是他们的通行证,更是地位的彰显。

而这26万会员中不仅有警察、检察官、公司CEO、高层人士、明星、老师、学生…

自该事件爆发后,现已有超118万人在青瓦台官方请愿,要求查证并公开N号房的会员名单。

让人恐惧的是,在这26万人当中,没有人认为自己是帮凶,甚至觉得自己是受害者。如其中一位“N号房”会员的韩国男性发飙道:“我又没有犯罪,我只是正当的付费观看了成人内容,这难道是错误的吗?比起处罚N号房的参与者,更应该从上传自己身体视频的淫妇们开始处罚。如果她们不上传视频,就不会有26万受害者了,她们的错误更大。”

在这群人眼中,女性只不过是物化的对象,遭受羞辱、性骚扰甚至是强奸,都是她们活该,自作自受的结果。只要不是自己的亲人,谁都可以做冷漠的旁观者,甚至是暴力的参与者。

举报不被受理,加入却只有二十六万分之一的概率被抓,而这二十六万分之一被抓概率的结果是坐牢一年…这样的代价,“N号房”的会员们更不以为意。

在调查期间,“N号房”每天平均走访的数量依然有30个左右,人数少的房间约有数千名男性参与,最大的人数高达两万五千多人,真是令人细思极恐。

据悉,韩国警方正在使用加密货币数据追踪“N号房”成员。从有关报道来看,“N号房”交易曾在Bithumb、Huobi Korea等加密货币交易平台进行过。其中包括加密货币XMR,大部分国内XMR交易量都在Bithumb上产生。而Bithumb、Huobi Korea也已表示,将积极配合警方调查。

截至目前为止,“N号房”事件还在持续发酵中,这场由26万性剥削者参与,以加密货币遮蔽的犯罪究竟何时结束?

没有人知道。

技术本身没有任何过错,只在于被什么人使用,如何使用而已。然而,技术无罪,并不表示自由无界,即便在数字加密货币市场里,也无法成为法外之地。

在加密技术的庇护下,不法分子得以隐匿,受害者的隐私得不到保护。或许,我们应该重新思考,究竟隐私保护与惩戒犯罪的临界点在哪里?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世链财经官方立场

本文为世链财经原创,作者:酸菜鱼,未经授权,禁止擅自转载


本文暂时没有评论,来添加一个吧(●'◡'●)

发表评论:

  • 评分:
  • 回到顶部